登录注册

对谈Google X实验室创始人塞巴斯蒂安·特伦

信息世界2015-12-13 浏览 1318
  • 分享:


Sebastian Thrun(塞巴斯蒂安·特伦),Google X 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机器人与人工智能领域专家,Google 无人驾驶汽车之父,开发了世界首个无人驾驶汽车。

而 Google X 实验室(以下简称 “X”)则已经为人所知,在这里除了无人驾驶汽车之外, 还诞生了 Google Glass、用气球发射无线信号的 Loon 项目等。X 定位为 Google 内部的 “登月实验室”,负责研发一些能给人类带来重大改变的非互联网项目。Google 内部有一个部门 Google Research,负责互联网方面的研究。与 X 相比,二者的研究范围划分就是比特和原子范围。

针对 X,Google (现 Alphabet 公司)的投资者对此也有争议。X 不像其他大公司的实验室,用来支撑自己既有的现金流业务,直接为其做研发,而是甘于冒险,研发一些可能给人类带来巨大改变的项目,当然,从反面说,耗时很长,短期内对股东没有财务回报。况且,这些项目有可能会失败。X 里已经有一些项目被 “Killed”。

建立 X 看上去反倒像是出于两位创始人的 “情怀”,在自己力所能及时做点自己喜欢的事,追求钱之外的改变社会。自动驾驶汽车、Google 眼镜、Loon 等,富有科幻色彩,拓展了我们使用科技的想象力,各自背后也有着吸引人的愿景。

而特伦,与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两位一起创建了 X,并担任 X 最早的负责人。无人驾驶汽车是他一手带领的项目。在此之前,他是斯坦福大学教授(Google 两位创始人的母校),2007年 他的公司被 Google 收购,得以加入,负责研发 Google Map 街景地图项目。

因无人驾驶汽车项目,Google 才得以组建 X,进而成为一个 “梦想孵化器”。目前,特伦已离开 X,但仍担任其顾问,自己创业创建了在线教育公司 Udacity。Udacity 也不免受到 X 的影响,这个项目也带着一个能改变社会的愿景。

36 氪专访特伦,与其聊聊 Google X 实验室内部一些不为人知的运转方式,以及他的 Udacity 将会带来的理念和改变。

X 的预算

X 的预算此前一直是个秘密,要做 Google 的 “登月实验室”,肯定要有大量资源支持,进行招聘和研发,而 X 负责人并不需要向外界寻找资源,一切由 Google 提供。

特伦与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第一场会议中,他拿着自动驾驶汽车项目预算想请他通过。施密特对他说:“好,你不是创业公司 CEO,如果没有投资,项目可能坚持不了一年,不如给你 1.5 亿美元,这样你就有投资了。” 特伦对 36 氪记者说,“我这辈子都没有听说过 1.5 亿美元。我为政府工作的时候,作为一个教授,我最多只申请过 50 万美元。所以听到这个消息,我沉默了。” Google 的联合创始人 Larry 也说这是个好主意,于是特伦就有了 1.5 亿美元的预算可以投入到无人驾驶汽车项目中。

“在 Google X ,你有了一些很疯狂的想法,有自己的目标,例如无人汽车,你知道这个项目可以做,但是你不知道花多少钱,另外计算你需要花多少钱又很费时间。” 特伦的原则是:“最重要的是花钱时要节约一些。如果你想对事情做出快速反应,就不要雇太多的人,只雇佣精英组成精干的团队,这样也不会花太多的经费。我们的资金很充足,但我们想保持一种精简的状态。我们从来没有开过账务会议,我也没有做过此方面的报告,跟大家说我们花钱到什么程度了,我们只是做自己的事情。Larry Page 过来时,我们向他更新进度,他要是喜欢我们的东西,他会说继续做吧。”

如何选择项目和招聘人才

“我会与我们另外一个负责人(Astro Teller)商量,我们知道世界上有很多高科技,我们要选择重要的、走在前沿的、对我们影响最大的科技,雇佣最优秀的人才,挑选项目是一个困难的决定,选择错误就没有了影响力。Google X 项目在本世纪收获还是颇丰的。”

X 的项目都是保密的,所以不能公开招聘。而这些项目又是涉及改变人类社会的富有想象力的 “硬科技”,怎样找到人才?

特伦说 “我们会确定一些主题,例如 Google Glass,然后在全世界找出这个领域研究较深入的人,例如大学教授,我们会告诉他们你可以参与进来,也可以带上你的学生,你有无限的发展空间,来加入 Google X 吧。这些都是我们悄悄进行的,外界媒体并不知情。有时候这些人会带 4-5 个人过来。”

Google 的两位创始人也经常与他们进行 “头脑风暴”,Larry Page 作为 CEO,他会积极地参与到头脑风暴当中,例如要进行哪些项目,雇佣哪些人。而 Sergey Brin 有时会在技术上做支持。

特伦创办了 Google X,并且雇佣了 Google X 中的其他领导人,他离职以后,Astro Teller 接管了他的工作,负责日常的行政工作。

X 在 Google 内部是什么样?

X 的保密性做得非常好,他们几乎切断了 X 和 Google 的联系,这样可以长期保持一个安静的环境,很少人知道它的位置。“所以我们有 1年 半的时间都在大街上驾驶汽车,但是没有人知道它是无人驾驶的。人们只能从报纸、文章上了解我们。我们拒绝接受视频媒体采访,普通的 Google 人员无法进入我们的大楼,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对我们一无所知。”

“人们之所以喜欢我们,是因为他们想让我们去创造新世界,不受外界的干扰。最终,无人驾驶汽车对外公开了,这是一个可以讲述得特别好的故事。这些无人车已经在公共道路上跑了几千公里了,并且很安全。” 特伦说。

从 Google 创始人身上学到了什么?思考未来

“Larry 会考虑未来会发生什么,Google 大部分人都很喜欢 Larry,经常向 Larry 提问题,Larry 都会告诉他们未来的发展情况,20年 后、30年 后、60年 后的样子,Larry 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位导师,当你问一些事情的时候,他的答案会让你大吃一惊。我从 Larry 和布林那里学到的东西是要不断地思考未来。”

无人驾驶汽车

如果没有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就不会有 Google X 实验室。

2009年 初,特伦开始在 Google 研发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在此之前,他的个人兴趣早已在无人驾驶汽车上面了,并且经常与创始人脑暴无人驾驶汽车,而在 Google 内部,特伦原本工作项目是 Google 街景地图。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与特伦定下的项目目标是开发一辆可以在加州的高速公路和弯曲的城市街道上完美行驶 1600 公里的汽车。那么,一个项目从无到有,怎样设立初始阶段的目标?

特伦对 36 氪记者坦言,“这就是几个人一起多次不断头脑风暴之后想出来的”,有些像我们所说的拍脑袋拍出来的。不过特伦是无人驾驶汽车方面的专家,在此 “轨道” 上已积累多年经验丰富,想必他还是能从专业领域估算一个相对可靠的时间。

相比自己制造汽车,他们直接买了最容易买到的丰田的普锐斯和雷克萨斯 RX,进行项目设计和实验。他带着一个有 12 名工程师的小团队,在 15 个月里完成目标、在旧金山著名的 “九曲花街”,汽车能实现高难度的连续转弯,在没有 GPS 信号的旧金山至奥克兰海湾大桥的下层桥面上,也正常行驶。

“在 Google X, 开始每一个项目都是会有风险的。自动驾驶车在无需人工驾驶的情况下可以自动行驶好几百公里,这很神奇,不是吗?” 特伦说。

X 中的失败项目

“我们经常要检查正在进行的项目,以保证其满足各项要求,甚至还要确认一些最基本的情况,以确保项目可以继续开展。但是,我们从来不公开讨论失败的项目,我们确实终止了很多好的项目,起初我们考虑到会存在缺点,但在项目进行中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关键的缺陷,现在知道为时已晚,即使继续项目,这个问题也无法解决。

有时我们也会适当改变项目进展方向,比如自动驾驶车,最初产品只适合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相对于在社区里驾驶要简单得多。但经过一系列计算之后,我们设计出了另一模型,加利福尼亚州目前有一辆小型车,不仅可以在高速公路上,还可以在社区街道上行驶。

我们尝试的项目至少有一半是失败的,做到一半才发现进展不下去。项目的成功与否是很难预测的。”

转向 Udacity

“在斯坦福时,我们推出了免费的线上课,也有考核机制,刚推出时是针对斯坦福学生的考试,学生们纷纷注册参与,我突然意识到可以使用这种科技改变教育。我经常半夜起来做这个项目,工作之余做这个项目,接着创办了公司,后来我看 Google X 的项目只会一天比一天好,于是决定离开 Google,接管 Udacity。

作为 CEO,与教授完全不一样,这是我首次担任 CEO, 我有那么多投资者需要负责,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去学习世界的运转法则。在斯坦福我们还会不断地教育学生,教授可以让你从一片领域去认识另一片领域,我们可以从过去的知识中学习一些学术知识,我希望我们可以在未来看到学术领域的发展。教育应该更加完善,人们可以找到合适的工作,有探索知识的捷径,让有学问的人去培养更多的在学术方面欠缺的人,找到工作。这是教育的解决方法。”

Udacity 最初做的是基础教育,创立于 2014年,后来转向了职业教育,提供比较偏向实用的技术类学习项目,学员学习完后即可掌握编程等技能,从而可以向 Google 等大公司申请工作。而 Udacity 也与 Google 等等大公司合作,由其派出专业导师讲解录制课程,从而间接帮助了自己的技术人才招聘。

Udacity 将来对社会的改变

“科技发展如此迅速,我们应该快速学到新知识,然后应用到之后的工作中,人们只是轻度的学习,事情就很容易发生变化。现在美国 50 岁以上的人很难找到工作,他们有经验、聪明、有野心,但他们以前学的东西可能没有用途了,就像 50 岁的工程师很难再找到工作,但从事机器学习的人到 50 岁就成了专家,就能找到好工作。

我最喜欢的南非高尔夫运动员,很多人做得非常好,但是 Google 从来不会雇佣高尔夫运动员作为软件工程师,他们比较关心你过往的经历。有些运动员来到我们学校,学习了半年,然后成为了一名科学家,找到了很好的工作,他们打高尔夫并不能说明他们的智力比科学家差。因此我们说在改变别人的工作性质方面,我们做得非常好。我们认为人们可以在一生当中换很多次工作。如果说怎么让世界变得更好,我们能做的事情是打破教育的壁垒,打破雇佣关系的壁垒,让双方变得更加简单。

学员会选择一样他们在未来想从事的职业,然后我们联系他,告诉他一些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学员选择我们并不仅仅是因为课程好,而是来接受指导,向我们学习这种事情该怎么做,然后找到工作。在 Udacity,教育是基于项目的,这让他们的作用越来越突出,我们的学员不是从书本或者视频中学习,而是通过解决问题,然后向大家展示这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很有趣,通过这样的方式学习知识。”

喜欢吗?适合吗?试一试吧。

“学习有很大灵活性,我们有很多项目,如果你不确定自己选择什么行业,你可以尝试一下我们的免费课程。我们看看身边当医生的朋友,成为医生的风险比较高,你要接受 7年、8年 或更长时间的训练,最后决定是否要做这项工作。要是我我就不会做,因为它太难了,而且没法回去重新选择。因此我们会说放手去试一试吧,这样你自己就会知道到底喜不喜欢了。

我们不培训医生,但是假设我们培训医生的话,我们会让学员首先体验医生应该去做哪些事情,培训老师也应该是医生。第一天,他们会说,这就是我平时做的工作,你接下来也要做同样的事情,然后学员做同样的事情,看看能有什么结果。Udacity 不仅是关于教育、工作,还关于未来的社会,它会给人们提供很多机遇,这样人们就会变得更加多产。

在中国这种情况也很多见,很多成功人士都换过很多工作,会挣更多的钱。这与中国传统不同,那时人们一般不会换工作。如果你换工作,你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找到更好的工作,接下来还会不断发生这样的改变。现在人们可能每 2年 换一次工作,之后可能会同时做很多其他工作,然后最终找到适合他们的工作。”

尝试,从犯错中学习

“判断错误的界限其实是很模糊的。我所希望的是,人们都能够勇敢地去尝试,并从中学习。一旦公司有所行动,敢于去尝试,总的来说,结果都不会很差。有问题的只是那些什么也不去尝试的人。有的人只一味地说不会有用的,你去问他尝试了没有,他也只和你说试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这些固守不变的人才是问题所在。

就我在 Google 和 Udacity 的工作经验来说,最大问题是那些专家,我的经验是,专家知识都是依赖于过去,而不是未来。但未来却是另一番景象,我们过去所学的一切可能是没有价值的,专家的知识也可能没有价值。所以只要我的项目中有专家存在,这个项目都不会太长久。Udacity 团队里只有一位教育背景出身的人,也就是我,结果,我也有点固守陈规的倾向,所以我尽量不依赖过去所学,并试图摆脱过去对我的束缚。

团队的其他人都是没有教育经历或教育经历有限的。即便我们雇用了有教育经历的员工,他过去的教育经历往往也会成为他的绊脚石,因为我们的教育模式和常规教育并不相同。而那些拥有专家知识的人,才会经常说 “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我倾向于聘用没有任何教育经历的人,他们会将手臂伸向星空,告诉你这是可能的。我给团队的承诺是,如果你遇到什么问题,就来找我。在我的公司,犯错是可以接受的。

错误和表现差的不同在于,你是否从中学到了什么。最糟糕的是,有人没有把事情做好,却不向你汇报。如果他们不告诉我,那么就没有人可以从中吸取教训,这就很糟糕。但是如果遇到了问题后他们告知了我,那么我们就可以从中学习,以后争取做好。如果他们愿意这样去做,那就不算什么问题了。如果他们犯了错,但愿意分享并再次去尝试,这就好过做得不够好却不告诉我,这样我们便束手无策。他们做得不好,只因为隐瞒事实,而无法获取进步。”

保持迅速发展

“我认为每个公司都应该自然发展,如果公司发展过快,就会走下坡路,我们不断招募顶尖的优秀人才,精挑细选,如果他们不能胜任,就要辞退,我们坚信人们应该在适合自己的地方发展。

我们最近在做的一件事情不是向外发展,而是内部发展,我们正评估学员,筛选简历,很多人在都寻找新工作,Google 等公司会从我们这里招募人才,如果我们的工作做得好,我们会提供更多的人才,这个效果非常明显。Google 从我们这里招到了很多人,另外我们从各地的很多大公司请来了很多导师。

这里的简历很多都是来自在 Udacity,他们毕业以后,会跟我们一起做项目,我有一个小团队,有 3-4 个 Udacity 学员,其中两个做得非常好,我想等他们合同到期以后,我会采用他们。从人才和导师两方面来看,我们都在努力。”


Udacity 目前已在中国设立办公室。2015年11月12日,Udacity 宣布贝塔斯曼、Google Ventures 等机构向其投资 1.05 亿美元,Udacity 估值达到了 11 亿美元,加入独角兽行列。2014年8月,特伦离开 Google 创业伊始,曾融资 3500 万美元。

又见维权,又是富力,除了学校问题还有着火事件

又见维权,又是富力,除了学校问题还有着火事件

苹果商店下架今日头条 或为规避法律风险

苹果商店下架今日头条 或为规避法律风险

央视揭北京学区房每平46万:纯属子虚乌有

央视揭北京学区房每平46万:纯属子虚乌有

解放军枪王争霸:140名精英3个月淘汰128人

解放军枪王争霸:140名精英3个月淘汰128人

安卓7预览版发布:流量节省号码拦截成系统服务

安卓7预览版发布:流量节省号码拦截成系统服务

科技